美国影星汤姆·汉克斯夫妇痊愈 从澳大利亚返回美国


我与当地的医院院长和有关专家进行交流,了解到有较多的医务人员被感染,也到金银潭医院、武汉市CDC以及海鲜市场周边察看。我就意识到: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存在“人传人”,人已经是传染源。

截至3月26日24时,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550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6405人,尚有145人正在接受集中医学观察。

只有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,才能排查和隔离所有传染

所以我当时提出,这次要想及时发现并隔离传染源,就必须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。只有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,才能排查和隔离所有传染源,而且不仅隔离患者本人,密切接触者也要隔离。

中国卫生:我国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过,这是不是意味着防控工作也可以告一段落了?

23日上午10点,武汉封城,这是党中央、国务院做出的英明决策。

如果不按甲类传染病来管,是不可以干预和隔离病人和密切接触者的。2003年的SARS,就是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,当年,浙江曾出现4例输入性病例,为防止疫情扩散,我们一晚上隔离了1000多例密切接触者,所以,浙江就没有出现第二代病人,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。

1月20日这天开始,全国的警报一下就拉响了

李兰娟:回杭州后,我一直密切关注全国疫情变化。1月18日出发去武汉时,我曾跟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张平主任通过电话,请他“守牢”浙江,防止出现第二代病人。1月22日晚上深夜,张平主任给我打电话说,近期有大量的人从武汉返回浙江,不仅引起了第二代感染,还引发了聚集性疫情,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回来,会造成更大的疫情扩散。我感到疫情形势非常严峻,如果连浙江都守不住的话,那么全国其他城市的防控工作将更加艰难。结束电话后,我立即向上汇报:基于疫情状况,武汉必须马上封城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而且,封城的时间绝不要拖到1月24日大年三十,否则疫情会更大规模向全国播散。

清零以后,再观察两个星期,没有新发感染,我会建议可以解除武汉封城。